經濟

“羊毛黨”惡意刷單:29元買兩噸臍橙,網店出“bug”損失30萬

羅曉蘭 王毅璇  2019-11-11 11:09:47

“如果性質特別惡劣,可能涉嫌構成敲詐勒索罪”

  網購4500斤臍橙僅需28.8元。

 

  冰點價格被嗶哩嗶哩彈幕視頻網(簡稱“B站”)知名UP主@路人A-曝光后,2萬人“上車”搶購,有網友甚至一次性買了上百噸。

 

  “給您跪下了。”發現操作失誤后,果農網店店主小布請求買家取消訂單、不要投訴,給自己“留一條生路”。但為時已晚,因為不能發貨被投訴需要賠付,在損失了30萬元后,店鋪被天貓平臺“監管”。

 

  11月7日,天貓、淘寶官方微博公開回應此事稱,發現異常情況后,已第一時間把這家店“保護”起來。“我們會在法律、規則允許的情況下,盡最大可能減少各方損失。”

 

  “把這個家帶起來”

 

  廣西人小布和叔叔開了一家網店。

 

  “我跟叔叔都是農民出身,生在農村,長在農村。”小布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稱,一個多月前,自己注冊了一個天貓旗艦店賣自己家的水果,想著借助電商平臺“把這個家帶起來”。

 

  “淘寶店的保證金少,天貓店的多,但流量大。”店鋪的保證金10萬元中,約有5萬元是小布叔叔賣水果攢下的,剩下的是從親朋處借的。

 

  因為從未接觸過電商,操作一家店鋪對她而言有些困難,她只能一邊開店一邊看書,學習相關課程。一個月下來,店鋪陸續上架了一百多個商品,但生意卻并不紅火,每天僅能接到七八個訂單。

 

  11月1日,訂單猛然間多了起來。

 

  “晚上七點多開始,兩個小時左右,收到了2萬多訂單。”小布定睛一看,自己不小心把商品的單位“克”標成了“斤”,變成28.8元能購買4500斤臍橙。

 

  下訂單的買家部分來自@路人A-的粉絲群。

 

  “4500斤的橙子群友反饋成功下車了,沒啥好說的,各憑本事,先到先得。”網傳截圖顯示,坐擁59萬粉絲的@路人A-在一個3000人的QQ群發布消息提醒群員:一家店鋪存在漏洞,大家抓緊時間“薅羊毛”。

 

  薅羊毛本指通過網店商家發放的限量優惠券低價購物,但在@路人A-這里,它變成了利用商家失誤的投機行為。

 

  在@路人A-的號召下,多個薅羊毛群一擁而上。網傳截圖顯示,小布售賣的臍橙被上萬個羊毛黨群起下單,涉及金額700多萬元。

 

  “各憑本事,先到先得”

 

  “4500斤橙子,賣家敢發,你往哪兒擱?”有網友想不明白,鉆這樣的空子意義何在。

 

  隨薅羊毛信息一同發布的圖片揭露了此中玄機。截圖顯示,有“群友”通過投訴小布的店鋪獲得了432元的紅包賠付。這才是羊毛黨的最終目的。

 

  天貓官網發布的《天貓市場管理規范》規定,除特殊商品外,商家在買家付款后48小時內未發貨會被判定為“延遲發貨”,此時商家應以發放“賠付紅包”賠償買家。

 

  “賠付紅包面額計算標準為商品實際成交金額的30%,……最高不超過500元。”為了獲得最高“回報”,有薅羊毛熟手投入千元買進一百多噸臍橙。

 

  有電商從業者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賠付出自店主開店時交納的保證金。“正常關店保證金是全額退的,但是這個店鋪已經賠完了保證金。”

 

  “給您跪下了。”事發后,小布在店鋪首頁發布通告懇求下單者取消訂單,但仍遭到了半數買家的投訴。向平臺“店小二”反映情況后,店鋪被平臺“監管”,店內100多件在售商品被“隱藏”。

 

  “現在已虧損了30萬元。”小布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本想雙11好好賣些,誰想到會發生這些事。”11月7日,小布稱,開店借的外債還未還清,虧損的錢也不知道去哪里籌集。


  “往死里薅”

 

  “雙方是基于買賣合同的交易。”“平臺都是有平臺規則的。”面對網友的質疑,@路人A-辯稱自己只是轉發,“……賣家自己炒作。希望有大佬能夠徹底弄清這個事情,還原一個真相。”

 

  11月6日,輿論發酵后,@路人A-在B站公開致歉,表示已督促下單群員申請退款,因“聯系不上賣家”“愿意自掏腰包補償賣家2萬,用以止損”。

 

  但罵聲四起。隨后,@路人A-就開店費用咨詢了天貓官方,決定以“水產肉類/新鮮蔬果/熟食”類目店鋪開店的最高標準賠付小布13萬元,5日內籌齊,“真正的幫助賣家”。

 

  “我們損失那么多,怎么能接受?”小布并不認可這樣的解決方案。據她透露,事發后自己還未和@路人A-取得聯系。中國新聞周刊針對此事在B站私信@路人A-,未獲回應。

 

  這不是@路人A-第一次薅羊毛,但卻是第一次“翻車”。此前,他在B站發布的近500條視頻,內容幾乎都是“薅羊毛”的戰果。

 

  3元8聽可樂、60元1000雙筷子、2元一盒鳳梨酥……視頻中@路人A-直言不諱自己利用店鋪“優惠券設置錯誤”“bug”以極低的價格網購,并鼓動粉絲加羊毛群“上車”。

 

  “他一直都是一個能占便宜就往死里薅的那種人,根本就不會管店老板是不是會虧死。”@路人A-某粉絲群群成員周定(化名)對中國新聞周刊憤慨道。

 

  “0.9元買5斤百香果”“200元買四門冰箱”。周定稱,事發后,他發現群內的聊天記錄最早只能搜索到10月1號,但一個月的時間就能看到這兩家店鋪因為被惡意下單、投訴倒閉了。他表示,@路人A-會在群里教授群成員如何投訴。

 

  周定透露,其所在的群全員禁言、管理員每天都會發幾十上百條購物鏈接,大概一兩周爆一個漏洞。周定提供的一張截圖顯示,其所在的群近2000人,“這還是出事后有人陸續退群了,這樣的群少說十幾個”。


  重新開業

 

  @路人A-只是“羊毛黨”中的一個典型,小布也只是眾多遭“薅”店主中的一個。

 

  據網友爆料,海信、一葉子網店曾因時間差漏洞遭到羊毛大軍“洗劫”;意爾康網店也在深夜被攻陷;同樣經營鞋履業務的天貓5年老店“意大狐旗艦店”也曾因無力賠償倒閉。

 

  這背后有一條產業鏈。

 

  每日經濟新聞此前報道稱,大多數“羊毛黨”都建立了個人網站、工作室和社群進行規模化運營。這個組織中,有人負責數據管理,有人負責傳播推廣,有人負責技術研發……

 

  同盾科技和FreeBuf在 2017年發布的《黑鏡調查:深淵背后的真相之薅羊毛產業報告》指出,“薅羊毛”過程中需要的各種資料、手段和工具,催生了各種灰色產業,如:接碼平臺、商業化的注冊機、群控系統、代理平臺、資料商人和賬號商人等。《阿里聚安全2016年報》稱,大規模的批量機器下單甚至能夠造成網站癱瘓。

 

  面對如此專業的對手,被“薅”店鋪的損失難以估計。

 

  “老店最大的競爭力就是店鋪數據、權重和平臺的推送服務。”“大頭是推廣費用。有商家會為了增加‘曝光率’競拍搜索詞,搜索量相對小的詞3000元/月起拍,而起拍價1-2萬/月的熱門搜索詞有時會被競拍到十幾萬元,某些店鋪還會同時購買多個搜索詞。”多名電商從業者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高昂推廣費建立起的店鋪數據是網店最具價值的資產。“老店自己扛損失是為了保住店鋪的口碑和數據,這些沒了意味著長久以來的努力付諸東流。”

 

  因此,許多店主選擇忍氣吞聲,或報之以無聲的反抗。沒有實力的店鋪便只能自認倒霉,最終關門。

 

  “缺德!”“吃人血饅頭!”事情曝光后輿情洶涌,@路人A-被千夫所指。11月7日下午,其在B站的賬號被封禁。

 

  但如何才能懲治“羊毛黨”?

 

  事實是,如何對“羊毛黨”的行為進行規范或限制,當前的法律并沒有明確規定。

 

  廣東卓建律師事務所律師肖燕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對于部分“惡意”批量下單后,要求商家大額賠償或者補償,并且威脅不給錢就差評的買家,“如果性質特別惡劣,可能涉嫌構成敲詐勒索罪”。

 

  肖燕稱,網絡購物過程中,商家標錯價格,可以以重大誤解或者顯失公平為由撤銷買賣合同。如遭到“惡意”下單,最好的方法是協商解決,其次是電商平臺主動介入。如果買家不同意退貨,最可行、最高效的方案是電商平臺介入,幫助商家退款,降低影響,各方減少損失。

 

  平臺在其中的作用至關重要。

 

  江蘇蘇博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吳波此前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建議,平臺方可以建立顧客誠信榜,公布不守誠信的顧客,并在此基礎上適當修正相關規則的適用范圍,對誠信失分的買家加以制裁。

 

  “個人認為電商平臺有義務對出現類似情況的商家提供保護、進行救濟。”肖燕直言。

 

  11月7日,天貓、淘寶官方微博公開回應此事稱,發現異常情況后,已第一時間把這家店“保護”起來。“我們會在法律、規則允許的情況下,盡最大可能減少各方損失。”

 

  當天下午,小布的店鋪也重新開張,但只上架了一個涉事的臍橙商品。對于之前的賠付,以及后續店鋪是否會重新完全放開,小布表示涉及與淘寶的溝通情況“暫時不方便透露”。

責任編輯:郭銀雙

七尾中特公式规律